突老太

喜欢把自己嚼烂了,涩涩得像茶渣,放着不管也会很开心的家伙。

睡不着瞎写

还是没有名字,其实cp没变的。看得懂也好,不懂也好。

。他变得那么那么的小,小的他可以一口吃下去,他自然是不舍的吃的,轻轻的那么一舔,大舌头好巧不巧压在了重要的地方,他一声颤然后就安安稳稳的放进了胸前的口袋。

。他觉得他天生就哑了那么一点点,这一点点恰到好处,遮盖住了那些个所谓违背世俗伦理的小情感,于是最早他当它们不要紧,后来只好被胀的胸疼。

。他还当是他年龄小记不得了,然而并没有那么简单。谁知道这一次他又啥都知道了,偏偏装作天真无邪,让他放肆完了在被告知实情。他真的是个S,就是喜欢看他不知所措羞得不行的脸,然后凭着矮矮的身高努力摸摸头。

。电车上那个男的是真的好看,好看的不行。他忍不住怕自己在办公室里羞涩的脸红,其实更怕自己认识到喜欢上一个男的的可怕。

。不喜欢就躲开什么的,就是扯淡。

备份物 保密勿扰 请不要理

迷路学生×热心民警

想到就写的思路:

这又是谁?
大概是在做一个我吧
哎?
陪你。

一场爆炸,一场大火
砍柴人荒废的木屋 
金属的光幽幽的闪
一个屏幕兀自亮着
你好,我是,可以请问您的名字吗?希望能与您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

   

那场大火烧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已经没有人知晓了。

在长达十余天的大火自然熄灭后,仍没有人知道那唯一的死者,不,不是唯一一人,还清醒地清醒着

他是意识吗,他早就没有意识了
他还存活吗,他早就是一堆灰烬了
他是,但他也不是 。
还可以说 爱着  吗
是对自己得意作品的爱吗
是如教导孩子的疼爱吗

他。。毕竟已经不是了
世上唯一的他早已死了,永远的死去
但还有的一个残次品一个半成品算什么啊,他的性格,他曾经的温柔都没有了,还是说我应该忘掉,不要爱下去,但我喜欢的那个,那个游戏里的存在不就是现在的他吗,我当时的爱呢,它怎么办

看到他在制作自己模样的机器,那场景似曾相识,他甚至觉得他亮亮的眼睛,憨笑的嘴角,微翘翘的发梢,都那么眼熟。但他是个左臂露出机械的残次品,不是那个柔软温暖的人,哪怕宠溺的是那么相似,他和自己也不是一样的。

模拟游戏·零

两边的墙上大大小小的光圈不均匀的分布着,他拉下旁边的开关,一瞬间有一股强大的力气撕扯着他撞向墙壁。他的后背及四肢都火辣辣的疼,全身上下难动分毫。

果然啊,他的脸上笑得意味不明
你就是他最完美的零号作品
一个他从小构想的人形,不过他就是我,我也算是能够理解吧

他轻抚他的脸,笑得好危险

所以我对你很有兴趣,希望你也乖乖听话

用这样一张一摸一样的脸说出这样的话,他已经开始战栗了,首先惊讶的意外不是自己其实是机器仿真人的事实,而是他眼中的自己躺在手术台上,只是待宰的羔羊。 
一块黑布蒙住了他的眼睛,他感觉到后颈一块皮肤被掀开内部拨弄了几下,就失去意识了。

                                                      

他其实一直没有变过,他的感觉思想一直都是一致的,所以他从未怀疑过爱,但也确实略有不同了。
他的变化不过是内外人格的颠倒,他大概真的是个疯子,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我是继承了。的思想,但那又怎样,你以为我真会像他以前那样爱你?他眼神是以前那个他没有的轻佻和戏谑。

我是,但又不是。他看着他的脸眼前都要开始发黑了。

做我们这种职业的,多多少少都会在自己身上实验改装,好歹也是做仿真人的,比如 的电脑思维共享,就是为了更好的创造人格,控制不好就会出现现在这种导致自己出现里人格的情况,至于我有机械加成的手臂当然就是为了更好的解剖改装机器人了。

连我也难以相信他居然被他造的如此的接近人类,真是令人讽刺的执着。

他从不知道自己是被制造的仿生物,也一直都不会让他感到与普通人不同,那么普通的对待他,就是个人类。所以他虽然知道他是个造机器人科学家但从未怀疑过自己突然出现之前的空白。                                         

外界已经把他宣扬的好像坚持科学的伟人,他的确是不愿做用来侦查作战的机器人,他也的的确确是到现在为止制作的机器人最像人类的研究者,但他才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高尚

说白了就是私欲,他是享乐主义的人。

你,是不是也是他创作来泄欲的工具呢?

自从离开那个所谓的出生地他已经在真正的人类世界过了十几年,几番周折,学习,流浪,做了一个文秘的工作,不知道有没有多亏了把他造的如此像人类了,他的学习能力很强,做事快而细致,自己站稳了脚跟。

年代正是纷乱的时候,科技武力的战争中,想得到他的国家有多少都不胜数了,想毁掉他的国家自然也不少。自从他思维电脑对接消息传出,国家们把重点转移到夺取承载他思维的电脑,这场争夺结束于失利国家恼羞成怒的一场大火。

他的确很好奇是谁透漏了电脑思维的消息,但也万万没想到是那个人,那个告诉他是被安排来保护他的人类, 哪怕知道不是故意,面对他时也难免的兢惧起来。
                                                                 
他的里外人格所有的知识记忆甚至感情都是相通的,但毕竟实际上相当于是不同的人,他们的处事方法并不同,里人格渴望自由,进入未完工的残次品,开始行动,而本来的表人格则隐藏起来了,在电脑中准备的那个如同少女游戏的空间中静静地了解着外界,等待着。

得不到的就毁掉。。吗。说这话的时候那个人表情的意味不明都能解释的通了。

明明过来是最好的啊,我是为了你好,我还想和你并肩作战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那么的。。你没有好胜心吗,只是私欲,就为了你那糜烂的私欲,浪费你自己!
那个人几乎要一跃而下的抓着栏杆,那种兄弟的感情反倒害了两个人。

他不知道是作为 还是棋子还是那所谓的零号优秀作品而悲伤着。

那个人反反复复拉着他,想和他一起分享顶点的喜悦想回到一起为目标努力的时候。

以前他都亲昵的叫他名字,现在的人格只是用着敬语称呼他姓氏。

我们意外的找到了一位外援,他虽然不肯直接帮助我们,格式化了学术,但他想要见到的这个愿望我们替他实现。不如说就是一石二鸟,他果然是最最了解你们俩的。

你解开这格式化的玩意儿,我就满足你的想法
消去记忆,让他继续在社会中这么生存下去。

你想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要。
             
感谢自动备份的功能,他的记忆只要解锁就可以取回。
他实在哭的太累了

五月三日
大火
他打开了好像自己家的门
你好,我是 ,我现在不在家。。  
程式启动

像个废电表似的敞着盖

全部是我的!

手机y备忘录。备份

给我一个更新这场梦的机会,夜晚,是约会的时间。




地震




失彻底想




                              微缩男友




15cm喜欢先生    ~温泉,胸前的口袋




                                       舔吻




关于为什么不叫名字的设想:




特殊场景导致 


四十岁那年被喜欢的男人强奸了  




aptx1978. 1984. 1992 




然后呢,怎么睡觉




哎?




倒不如说,干嘛要睡




因。。因为困




困?




额(⊙o⊙)…那个。




就是眼睛睁不开的感觉。。




他于是就闭了闭眼再睁开




一脸无辜




             




符咒娃娃




打印机double男友




习惯性翘课




明明约摸着夏天还没有到,但还是窸窸窣窣地从柜子底层扒拉出一条短裤来,翻过来复过去地看




哑巴,↣现代哑

他大概觉得他天生就哑了那么一点点,这一点点恰到好处




从地里挖出来




为什么只用我做这种事呢




他身体猛的抖了一下,这是他想到过的,被这样一个大叔用身体拴住什么的,听起来就像戏耍一样,但真到正面询问时还是慌了神




不是,不,我,你不是只这样的,那个我不是把你当,当。。




他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想用力箍住他的腰却又怯怯地松了下来。




“泄。欲”吗?那种事怎么说的出口,然而他也从未这么想过。那又算什么,那又怎么样,他从一开始就不知道怎么抱住他们俩的感情,颤颤巍巍的悬着心托举着他给过的爱,有些手足无措。




而他自然是不知道他心中轰轰烈烈的反应,外表上看两个人实际上是陷入了谜一般的沉默。他开始感觉肺部受了挤压,就开口了




你怎么看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这样说着的语气很柔,和平常一样暖呼呼的,但他全身心的压制住肉体的颤抖,完全没感受到反而由字面上的更加害怕起来。




抑制不住了,好想哭




他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不对的,反正他也就是个单细胞,干干脆脆顺从了大型犬本能,没顾什么前后辈的礼貌,抚上了前辈有点乱翘的黄毛。




虽然不知道那句话说错了,但真的真的抱歉啦,反正前辈也知道的,我就是个笨蛋呐。但是前辈不一定非要那个,那个方面的原因才来找我嘛,我也很有办法的,虽然能帮到很开心♡




他真的哭出来了




你难道不会觉得我,我是个骗子嘛




于是他的帅脸上又出现了大型犬一样的表情,让人忍不住觉得好蠢的表情




哎?为啥?




他一头雾水的看着在怀里拱来拱去的猫咪。他的突然发声让他瞬间短路,以至于对方当时的心情他四年后才得以了解。




都感觉到傻气了,习惯性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他终于放松下来




不,没什么




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




已经不知道为什么了,好像生来就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谁知道是不是傲娇体质大爆发,心里开心的百花齐放,外表却哭得一塌糊涂,眼泪鼻涕净往他身上抹,而他也不恼,只是淡淡的笑。




不过,这次说不出来到底怎么个情况的事件过后,娇的成分被大大开发了出来




总感觉主动了些呢,他也常常开始这样想了的时候也就是夏天了。




猫的毛线球




        发情期




不解言灵




画中话/画像画↣告白,反的梦惊吓了现实




        平行现实世界




        他是我很敬重的前辈




        两个世界里他相同的容貌重合地说着一摸一样的话,然而一句浸满爱意,透着独属他的得意满满,另一句令他寂寞冷得想哭。




        梦都是反的







冻流年(时间静止) 




       身边的他和他们一样变老了




       陪到的最后说好




       却拼不过生命流逝




       为什么只有自己在成熟中年




       容颜再不老?




    他骗过了一世的孟婆汤




    选了忠诚温柔的兽




    幼年化人




    却仍过去百年




    是你吧,他睁着大眼瞅他




    留多久不知道




    妖陪你容颜不老




                                                              未完




                                                                  FiSh

。。


题目改改,但没想好。-.-




双肩包塞得满满当当,他试图调整姿势,垫了垫脚又跳了跳,反倒让死沉的包卡在骨头窝儿,更加不舒服。艰难地吧桌上的纸袋抱起来,清楚的听到了里面卷子褶皱的声音,但懒得去管。




毕业考什么的并不害怕,也意外的感觉不到多少紧张。自觉泪点很高家伙走出教室的一刻有点酸鼻头了。“你还没走啊”坐在前面的高个子篮球小子笑得贱极了,看样子是要留下来打扫考场。不过是个小子而已。他强烈的想跳起来狠狠地拍他的头,当是弥补一下久坐酸痛的大腿,就来个扣杀。




他其实还没有长开,从细瘦胳膊腿儿到深凹的可以盛水的锁骨,哪都看不出成人的范儿。脸上留下了些当年长青春痘的坑坑,使手一摸油腻腻的。可他也无可奈何。想着的当儿就溜达到校门。抬腿相当霸气的踩在路边的花坛沿儿上,把书一股脑搁在那膝盖上,放松放松肌肉酸痛。




其实还蛮想叫谁来接,但总归是想走走放学的小道,还真是留下了不少回忆,他淡淡的想着:“还真是多和那个笨蛋有关”一想到这,手腕就痒痒的想揍他,肘关节适时的嘎嘣一响。




其实早过了十八岁的生日,但没毕业的自己总还自顾自的当个孩子,放着和才高一的他撒娇,实际上想想还真是意味不明。




。揉和了自己现实的经历好像变奇怪了(笑
一如既往的省略了姓名
“ 三十年前的最后一天,其实也差不多吧




FiSh

。留做备份。

明明约摸着夏天还没有到,但还是窸窸窣窣地从柜子底层扒拉出一条短裤来,翻过来复过去地看。

眼睛不大,但直勾勾的盯着你看的时候,后背上就忍不住发起了寒,而且,几乎同时的,他俩都默默咽了口唾沫。
“ 我倒是从没用过 ”有意无意的装出淡定的样子来,眼睛看星星看月亮,却偏偏像躲太阳似的躲着他的脸。

嘴里的薄荷味好闻又味道不错,但他脑子里却泛起了带着鱼腥味的潮气,就这样湿漉漉的蒙圈了。

他声音是温柔的,却直直的射进耳朵,又一溜烟的蹿到眼睛去了,刺得他眼睛生疼,直想哭出声来。

那圆嘟嘟的小脸瞅着触感极佳,粉粉的露着一股子刚开封的奶糖味儿,看着想亲一口,于是他几乎同时忘记了自己大概是个陌生人,真的那么干了。
他清楚这明明不是符合他设定的东西,欲望这玩意来的快去的也快,刚收回嘴就感觉到巨大而莫名的害臊,也没胆在低头看他。
但那结果就在“几乎”瞬间发生了,也看不出吓着他没有,总之是瘪了瘪嘴,并也没哭出来。

笑得倒是多么接地气,但眼睛里画着深海,闪着繁星一般亮亮的透着深邃。

所以初次见面的时候呢,光头透着的傻气,反倒比一张handsome的脸来的记忆深刻,让人止不住的想摸着那长着青色发茬儿的头皮说“哟,多么漂亮的光头!”
但他还是不会那么干,他自己没留过那种发型,现在正不知怎么吐槽,相反的是产生了膨胀的好奇心。

嘴上说着不想给后辈擦屁股的宣言,心里的情绪却跟着青色发茬儿一样长起来,该说是被雨后春笋带起来的小小窃喜,分明一种不直觉好喜欢的炫耀感,捂得脸发烫。

谁能想到直接从1985年跑这儿来了,不知道是不是过程摇晃的太厉害,他倒是不怎么想吐,但身上的骨节一动就噼啪的响起来,好像是一股脑被甩晕了,还没醒过来。

发现的时候,已经在甲壳虫后座睡得像只猫,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有的那点所谓黑带的空手道,早十年在身体里不知道的角落里睡死了,于是他在抡起胳膊砸向他的时候,被轻巧巧的扼住了手腕,连同恼羞成怒一起来了个急刹车。

轻飘飘的长了翅膀就要飞起来。

看起来是个毛绒玩具般软趴趴地扒在他身上,又当只寄居蟹找着了壳,满脸安心。

就转了个头的当儿,他就感觉到了悲伤,冰冰冷冷的糊在脸上,堵得人窒息。

桌子上黏黏的,连心意也固定了,他开了口,但没有说出声,对面也没有人在,像个傻瓜一样张了会嘴,抬眼看挂钟的针,发呆。

。段子。

为防不适者,已自动省略人名及容易引起误*会的字词。

*

那一瞬间

他遭到了侵略

,像一个殖民者一样攻城略地

被俘虏的感觉不屈辱反倒有些害羞,

他俯视着,笑的不像自己

这是他?他在问

这是我?他也在问

身后的痛楚犹如主权被切割

身前却享受得谄媚

不是,设定中的不是这样的

然而真正的却难耐的叫

肉不受控制的用了力

野也迅速给予了反应

叫你可以吗,前辈,加大力道

颤抖,分不清点头还是摇头

他就忍不住捏了他,被揪起

他喊着

喜欢吗这里

被攻陷,被切割,看了个透

什。么。啊。

你是傲娇吗

有疑无问

没有答

,傲娇最好的回答,我收到了

算了,感觉不坏

多不如说,多,更好

一瞬间?开什么玩笑

这七八年果然还得谢谢你

容忍我从未和你说过的谢谢

漂亮地打开来了

他开始后悔没打个丝带

红色的小皮扣精致的很,但就是太麻烦

下次干脆自己设计

我还是很有天赋,是,又和未来的有关

反抗无效

烦人的得意脸

象征的活动了下手脚

,你到底从哪开始

哪里都不错

与其说是熟了,倒不如说是化了

他几乎感觉到自己黏黏糊糊的像油一样淌下来

但还是反抗无效

隐属性永远的大门敞开:)

不小心路过的

请忽略请见谅

就当没见就好

这,只不过是个树洞

小圈儿而已

我能看懂

那,就这样吧

                                                                             FiSh
                                                                           谢谢。野

。树洞开箱。

这是我的,

怎么样都好。p

把所有想到的都扔进来。whenever。wherever。which

(①)

前辈,是前辈啊,果然呐

答应我可从没说过

但。反正救场也习惯了

现在还是这样,九年之前就这么说

在加把劲,一直坚持到九年之后吧

崩溃

习惯了也可以放弃

你又不重,撑起来没问题

不过一个你就够满了

要什么要什么的,贪得无厌

溺得要死

咳嗯。算了

。www。

记下来可以扩充,杜撰的玩意儿,

与现实无关,里门一开,画风突变哟~☆

PS.到底要用手写输入还是键盘输入真的真的好纠结,不管那个都老打错完全不知道咋办了啊,还是只想想最简单啊果然,我在说啥

                                                                               FiSh。屠